感受气盛疏荡,淡远潇洒的艺术魅力

感受气盛疏荡,淡远潇洒的艺术魅力


——人教版第二册第五单元汉魏晋散文备教策略


包头市第三十三中学   张俊峰    014060


一、    积累整合


本单元安排了四篇课文,属于汉魏晋散文,其中《过秦论》和《鸿门宴》是教读课文,《兰亭集序》和《归去来兮辞》是自读课文。


汉魏晋三朝是我国散文迅速发展的时期,这一时期不仅史传散文取得了空前的成就,出现了《史记》与《汉书》,而且出现了辞赋、政论散文等多种散文样式。汉魏晋散文以其气盛疏荡,淡远潇洒的艺术魅力对后世的散文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
1、政论散文气盛恢宏


汉代的政论散文以西汉的作品为代表。其形式主要是书、疏。中心论题是总结秦王朝覆灭的教训,为新王朝提供统治的良策。且表现出三个显著特点:一是注重具体实际的政策方针;二是继承了战国散文纵横驰骋的气势,又具有战国散文所缺少的整饬谨严的风貌;三是具有恢宏的气度和积极的热情。贾谊是汉代政论散文的代表作家,文章洋溢着对国家前途的忧患意识,表现了政治家的气魄和历史家的睿智,同时充满热情,富于文采。其作品“皆为西汉鸿文”,“为文皆疏直激切,尽所欲言”(鲁迅《汉文学史纲要》)。


2、史传散文雄奇疏荡


汉代的史传散文是我国散文发展的里程碑,同时也是我国散文进入迅速发展时期的主要标志。代表作有司马迁的《史记》和班固的《汉书》。它们直接继承先秦历史散文文史结合的优良传统,而在文学性上则有了更大的发展。《史记》是史传散文的典范之作,它使汉代散文发出了耀眼夺目的光辉。《史记》“识深、事富、词丰、情浓”,结想不凡,下笔无拘忌,高屋建瓴,大气磅礴。刘向等人都认为此书“善叙事理,辩而不华,质而不俚”。鲁迅更评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《离骚》”(《汉文学史纲要》),体现出很高的文学价值。


3、辞赋散文华美清新


赋是汉代富有特征性的文学形式,历来将汉赋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并称。赋从楚辞演变而来,以散文来记叙,以韵文来描写,韵散相间,介乎诗与散文之间。汉人将辞和赋统称为辞赋,但二者仍有显著的区别:赋是有韵的散文了;而辞仍然是诗,重在抒情。魏晋时期,辞赋进一步发展演变,首先表现为由两汉时期以铺写京都、宫殿、苑囿、田猎为主的“体物”大赋,逐渐变为抒情小赋,并且朝骈化发展;其次作品内容也发生了变化,题材进一步扩大,抒情、说理、叙事、登临、伤别等无一不可入赋,加强了反映社会生活的功能,强化了抒情色彩。代表作品很多,其中以陶渊明的《归去来兮辞》最为著名,欧阳修赞之:“两晋无文章,幸独有陶渊明《归去来兮辞》一篇耳”。


魏晋是文学的自觉时代,也是古代散文发展的重要阶段。这一时期的散文,讲求遣词造句的艺术技巧,重视作家情感的自由抒发,而且努力探索了散文的表现形式,散文逐渐走向骈偶化。东晋散文受风流名士的清谈和隐逸之风的影响,一般清新流畅,自然朴素,大都着意于真实性情的流露。尤其值得重视的是晋人的简牍短札,语言质朴意味隽永,有着较高的美学价值。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一文,笔势飘逸,情旨高妙,风格清淡,尤为后世所称道。


二、     文本研读


1、          感受古今第一篇“气盛”之文


《过秦论》分上中下三篇,教材所选的是上篇。从明、清到当代几乎所有的古文选本都选了这篇《过秦论》(上),因此前人对它的评语也很多,其中近人吴闿生的评论比较有代表性,他在《古文范》的夹批中写到:“通篇一气贯注,如一笔书,大开大阖”。后世的评论家大多形成了这样的共识:认为这篇散文气势充沛,一气呵成,是古今第一篇“气盛”的文章。其“气盛”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:


一是构思奇特,结构整饬。这篇政论散文由铺叙史事与阐发议论两部分组成,叙史是议论依据,议论是叙史的升华。那么,这一特点何以显得“气盛”呢?关键在于:铺叙史事时,作者高度概括了秦“百有余年”由“兴”而“亡”的全过程,由“攻”而“守”的大变化,以时序为“线”,以史迹为珠,一线贯穿,历历可数。读起来自然思路畅达,气势充沛。同时作者用观点统帅材料,将施仁布义的饱满热情浸渍于铺叙史事的字里行间,气蕴于内,象呈于外,由事见意,由史出论,使人感到高屋建瓴,赫赫有势。


二是极化对比,雷霆万钧。作者用全篇对比到底的手法写出了他的论点,而且从四个方面反复对比,逐步深化。尤其精彩的是作者将对比的双方同时“极化”,正如金圣叹评曰:“通篇只得二句文字:一句只是以秦如此之强,一句只是以陈涉如此之微。至于前半有说六国时,此只是反衬秦;后半有说秦时,此只是反衬陈涉,最是疏奇之笔。” 在这样强烈的反差中,迸发出“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”的结论,犹如雷霆震空,显得气势磅礴。


三是骈偶铺陈,错落有致。受辞赋的影响,这篇政论散文的语言讲究对偶排比,铺陈渲染,例如开头写秦孝公的雄心,连用“席卷天下,包举宇内,囊括四海之意义,并吞八荒之心”四语,中间写九国之师攻秦,四君、九国、谋臣、策士、武将,一一列名,且行文多用骈偶,铺锦列绣,一气呵成,读之犹骏马走坂,流水下坡。同时又变化其用,如在前面相同结构的四字句后,又写了“追亡逐北,伏尸百万,流血漂橹;因利乘便,宰割天下,分裂河山。强国请服,弱国入朝”八个结构异同交错的四字句,正是由于组合有异,变化得法,虽极尽铺排却不呆不板不涩;又如“然后践华为城,因河为池,据亿丈之城,临不测之渊,以为固”等句将骈语包含在散句之中,句式多变,长短错落,使得文章张弛有致,气韵流转。这也是本文格高调响的一个原因。


2、感受雄奇疏荡的“史家之绝唱”


《鸿门宴》是楚汉斗争中的一个重要回合,是《项羽本纪》中最精彩段落,也是《史记》全书中最富有代表性的片断。它叙事波澜起伏,写人个性鲜明,在雄奇遒逸中疏荡有韵致,摇曳多姿,成为美文。苏辙评论说:“其文疏荡,颇有奇气”。其雄奇疏荡、结想不凡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:


一是运用对照手法烘托人物形象。这是《史记》常用的也是成功的刻画人物的方法。如张良与范增、刘邦与项羽、樊哙与项庄等人物的个性在鲜明对比中相互彰显,给人以强烈的印象。尤其精彩的是作者将人物置于复杂的矛盾冲突的尖端,让人物在紧张的斗争中表现各自的性格特征,高度表现了史传文学的艺术技巧。例如司马迁在饱含感情地塑造项羽这个悲剧英雄的性格时,将其置于四个异常尖锐的矛盾冲突之中(是否对刘邦发动进攻;是否在席间杀死刘邦,对刘邦的参乘樊哙的越理行为采取什么态度;对刘邦的逃席又采取什么态度),从而以酣畅疏荡的笔墨将项羽“自矜功伐”而又“为人不忍”的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。此外对樊哙的描写,浓墨重彩,也是《鸿门宴》在矛盾中刻画人物的传神笔墨之一。樊哙在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的危急形势下,说了一句“臣请入,与之同命”,于是携剑闯帐,显示出了不畏牺牲的忠勇气概;同时,这越理的行为也将斗争双方的矛盾推向高潮。然而闯帐后的樊哙,种种举动却有理有节:先是“披帷西向立,瞋目视项王,头发上指直,目眦尽裂”,暴烈的性格、咄咄逼人的怒相看似卤莽,其实在引起项羽的注意,获得项羽的好感,果然项羽呼为“壮士”,赐酒赏肉;接着他从项羽“壮士,能复饮乎?”的问话中找到了为主人解围开脱的机会,毅然答曰:“臣死且不避,卮酒安足辞!”继而借讥讽项王而表明刘邦对项王地位的尊崇,并且用替刘邦求赏的方法进一步明确了刘邦“无意称王关中”的想法。虽是狡诈的计谋,但经由一介武夫口中说出,似乎变得真实可信。随着项羽一声“坐”,紧张的气氛趋于缓和,樊哙粗中有细的形象也跃然纸上,呼之欲出。


二是将鸿门宴上尖锐的斗争,复杂的矛盾,写得跌宕有致,波澜起伏。司马迁围绕“鸿门宴”这条线索,按照宴前、宴中与宴后的顺序展开情节,以雄奇疏荡笔法,结想不凡的构思将刘、项之间的复杂矛盾循序展现出来,使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时而紧张,时而和缓,读者的心情也在“三起五落”前后相因的情节中起伏不定,从而艺术地再现了当时的斗争形势。读来井井有条,引人入胜。


3、感受清新自然的简牍短札


《兰亭集序》传说是“书圣”王羲之用“鼠须笔”书于“蚕茧纸”上的“天下第一行书”,它不仅以其“飘若浮云,矫若惊龙”的书法艺术而辉映千秋,而且以其是一篇淡雅清新,文思幽深的旷世美文而世代传诵。


全文仅325字,作者叙雅集盛况,发生死感慨,明作序要诣,文笔洗练,自然有致。如以“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”写山,“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”写水,以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”写天气,短短的24个字就将兰亭的景色写尽。就是记述兰亭游宴的情形,所用词汇也十分普通,如“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”,虽极少形容却将宴会进行中所有重要的细节全都写了出来,同时将聚会人士的高雅情致表现得也非常充分。总之,文章虽大体骈偶,但以朴质的语言写景,平淡的语言叙事,清新疏朗,情韵绵邈,体现了清淡的风貌。陈允吉这样评说:“没有费力雕琢,着色清淡,用词浅切,更有清新之感”。


本文以叙事为抒情议论张本,因此首先叙雅集盛况,将这平凡生活用一“乐”字结住;继而写“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”,并由此引发人生苦短之痛至此,作者水到渠成地提出了他的基本观点:“死生亦大矣”;然后用“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”扩展开来,由己推人,指出:“死生”问题是古今人士共同之悲叹的哲学命题,亘古如斯,最后以“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”结束全文,——以“斯文”而使“后之览者”有感于“死生亦大”,其意义之重大自不待言,使人觉得有无穷逸趣。《兰亭集序》通篇着眼于“生死”二字,情旨高妙,表现了时人对个体生命价值的强烈关注,然而无论抒情还是议论,句句自然、出自真情,这种自然清新的风格,也是本文能够流传千古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
4、感受淡远潇洒两晋辞赋


《归去来兮辞》是陶渊明在艺术上精心结撰、刻意求工的力作。李格非说:“《归去来辞》,沛然如肺腑中流出,殊不见有斧凿痕。” 这样的评论,是符合实际的。其淡远潇洒的文风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:


其一,胸怀洒脱,结构严谨。辞赋向来讲究章法结构,汉赋甚至形成了公式俗套。本文虽然采用了楚辞的体式,但作者能够自出机杼巧妙构思:作者用散文体的序说明本文写作的背景和作者当时的情况,而韵文辞赋则全力抒情,使二者各得其所,两全其美。同时,辞赋本身的结构安排也十分巧妙:本文以“辞官——归途——抵家——居室——涉园——外出——纵情山水——度过余生”为叙事线索,并与“自悔自责——自安自乐——乐天安命”的抒情线索相互叠加融合,从而使鄙弃官场,回归田园的主旨自然畅达地表现出来,显得浑然天成。尤其值得称道的是,作者将这种安贫乐道,超然物外的洒脱胸怀与其淡远清新的文风结合得天衣无缝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。难怪宋庠赞之“陶公《归来》是南北文章之绝唱”。


其二,寓情于景,情景交融,感情真挚而强烈。作者有感慨,有追求,有遗憾,有满足,但这些都不是空发议论,而是借助景物的形象描写来表达。感情在景物中自然流露出来,景物亦浸渍着人情和个性。如“云无心以出岫,鸟倦飞而知还。景翳翳以将入,抚孤松而盘桓”“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”等写景之笔,非常形象地体现了自然界自生自化、充足自由的灵韵,使全辞富于情趣,情真意厚,沁人心脾,呈现出真实、自然的风格特色。


其三,语言清新自然,节奏明快流畅。作者采用了楚辞的体式:首先四句一节的形式没有变化,而且逐节换韵,这样读来,全篇层次清晰,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;其次,仍以六字为主,都按三拍读,节奏整齐,音韵铿锵。此外作者遣词造句字斟句酌,锤炼推敲,精心选择一些自《诗经》以来诗人惯用的双声词,如“惆怅”“崎岖”;叠韵词,如“盘桓”“窈窕”;叠字,如“遥遥”“飘飘”“欣欣”“涓涓”等,使辞赋兼有诗的艺术魅力,读来和谐悦耳,自然洒脱。


三、     设计策略


1、依托于诵读,让语文课堂充满生气与活力,将学生的阅读激情通过琅琅书声焕发出来。徐世英先生说:“讲解是分析,朗读是综合;讲解是钻进文中,朗读是跃出纸外;讲解是推平、摆开,朗读是融贯、显现;讲解是死的,如同进行解剖,朗读是活的,如同赋给作品生命;讲解只能使人知道,朗读更能使人感受。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讲,朗读比讲解更重要。” 本单元的四篇选文有论史的,也有叙史的;有感慨人生的,也有抒发个人情志的,然文笔流畅,辞采灿然,是极好的诵读课文,应采用诵读教学法。在教学过程中,教师要注重范读的作用,应善于激发学生诵读的兴趣,使学生逐步养成自觉诵读的习惯。同时,教师一定要进行严格细致的背诵检查,真正做到起于朗读,结于背诵(或默写)。


2、着力于语言,引领学生在言语的丛林和字里行间穿行,从而使学生的情感丰富起来语文教育是“言语”的教育,语文课堂教学就是要让学生“依言入情”“据言会意”“因言悟道”。本单元的选文值得推敲玩味的语言点很多,如品味用词的精妙《过秦论》开篇写秦孝公时“君臣固守以窥周室”,一个“窥”字,透露了秦国当时偏居一隅的地位,暗示了秦国与周天子势力悬殊,含蓄地指出了秦伺机而动的野心;感受句式变化与感情变化的关系:《归去来兮辞》作者写归途用六字句进行叙述,看见家门时换成四字句的短句子进行叙述,而写家中、园中生活时又换成六字句,其句式长短的变化正适应了情感缓急的变化,从而巧妙地表现了诗人抵家时的欣喜若狂与居家时的闲适安乐;诵读《鸿门宴》中的人物对话时可就虚词与语气表达的关系作简短的提示,使学生涵泳乎其中等等。因此,在教学过程中,教师要善于开掘课文中值得品味的字句,并且牢牢抓住“言语”这个抓手,让学生在品味语言的过程中发现文本的意蕴,获得独特的感受与体验。


3、拓展阅读的内容,着意于文本的精神与文化的探究,以读促写,读写结合,使学生的思想深刻起来。我们可以做这样的尝试,通过“主题型”“文体型”“知识型”等独立的形式有步骤地指导学生在整合中拓展,在探究中提升。如按照“主题型”整合:可以将《鸿门宴》与《过秦论》联系起来,引出“历史——活着的过去”这一话题供学生探究;可以将《兰亭集序》与《归去来兮辞》联系起来,引出“自然——智慧的泉源”这一话题供学生探究;按照“文体型”整合:可以将《过秦论》《兰亭集序》与《归去来兮辞》放到一起,引出“辞赋对汉魏晋散文的影响”这一话题供学生探究。按照“知识型”整合:可以由《鸿门宴》拓展开来,读苏轼的《范增论》《留侯论》以及易中天《品三国》让学生对张良与范增、刘邦与项羽这些历史人物进行比较,也可以由《归去来兮辞》、《五柳先生传》和《桃花源记》拓展开来,读“读本”的《与子俨等疏》等选文,再让学生进一步搜集有关陶渊明的诗文,并且“链接”金开诚的《漫话清高》等相关文章来探讨“陶渊明价值观的现实意义”。总之,本单元可以进行探究的内容还有很多,教师可以根据自己与学生的兴趣和需要去开掘,以此来打通课内与课外的壁垒,建立课内与课外的联系,使课外成为课内的延伸与补充,真正作到“得法与课内,得益于课外”。同时我们还应强调把读的“感悟”变成写的“感悟”,读写同步推进


发表于《语文教学通讯·A刊》20071


 

发表评论